張愛玲是什么樣女人 張愛玲胡蘭成愛情悲劇 從張愛玲變成了蕭紅

時間:2016-03-10 11:04:54來源:未知

有些女人一戀愛就低到塵埃里,平日里的精明霸氣悉數不見,這樣的感情注定走不長久,勞心勞力還不如不要開始,文藝界如張愛玲,胡蘭成算是高攀吧,無論從年紀還是名氣,仰慕他的才情,張愛玲的才情也是有目共睹,那為什么張愛玲選擇胡蘭成?導致后來的愛情悲劇發生,這和張愛玲是個什么樣的女人有關,走進一代才女張愛玲的人生。

張愛玲
張愛玲是什么樣女人 張愛玲胡蘭成愛情悲劇 從張愛玲變成了蕭紅

我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張愛玲深刻體會到這種心酸,起初眸子里都透著欣喜,到后來君心不在郎心如許,也許誠如古人的詩人本身的不幸,確是詩家的大幸,如果不曾經歷,哪來這么多凄婉感人的愛情故事,生活給了你盼望,但終究是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長,春江水沉沉,上有雙竹林。竹葉壞水色,郎亦壞人心。

張愛玲,就象舊屋下的貴族女子,只能多愁幾眼,卻親近不得。可這個傲視天下的女人遇見了胡蘭成,就變是很低很低,低到塵埃里,但心里是歡喜的,從塵埃里開出花來。

才情倆相知,相悅塵埃里
 
胡蘭成,1906年出生在浙江嵊縣下北鄉胡村,讀過書,做過小學教師、郵務生、燕京大學抄寫文書,編過報紙,后來成了汪精衛的“文膽”,擔任汪偽政府中央執行委員、宣傳部政務次長、行政院法制局局長,曾得汪精衛與日本人賞識,風光一時。自詡“政論家第一把交椅”得志張揚的胡蘭成遭遇了羨慕忌妒恨,被踢出汪偽政府打入牢獄,并險些喪命。
張愛玲是什么樣女人 張愛玲胡蘭成愛情悲劇 從張愛玲變成了蕭紅

失意落沒時,心總是最孤寂,也是最容易被打動的。  

1943年11月,賦閑在家的胡蘭成翻開刊登有自己文章的《天地》雜志,里面一篇《封鎖》,深深吸引著他。

胡蘭成索性搬一把椅子放在院中草地上,躺在太陽下細細品讀,他一次次被小說里極端精致的語言驚呆了,不知覺間將身體坐直,讀了一遍又一遍,讀過后,還給了身邊的畫家胡金人,胡看了也直拍手叫好。

夜里,胡蘭成又番開了這本《天地》,不停地念著“張愛玲”這三字,她(他)是一個什么的人,能寫出這如水落地,自然而成,毫無矯揉之氣的文字來?他當即寫信給《天地》編輯蘇青,蘇青回信只告訴他:“是女子”。這個隨時見到女子都可以設想她是妻的男人,心被“是女子”這三個字輕輕地撩撥著,她漂亮么?年輕么?
張愛玲是什么樣女人 張愛玲胡蘭成愛情悲劇 從張愛玲變成了蕭紅

胡蘭成迅速找來了張愛玲發表在其他雜志的作品《沉香屑——第一爐香》、《沉香屑——第二爐香》、《苿莉香片》、《傾城之戀》等作品,還有雜文與影評等作品都讀了個遍。都說文如其人,這一篇篇文章,讓胡蘭成漸漸讀懂了張愛玲是一個什么樣的女人,可他仍然好奇,她到底是什么樣子呢?

終于在《天地》第四期里,胡蘭成看到了張愛玲的照片,他細細地端祥著:“原來長得是這樣!”,眉眼笑開起來,忘情地吻到嘴邊,是胡蘭成心中想像的模樣,他滿心期待著。

1944年1月,胡蘭成來到了上海找到蘇青,并和蘇青有了不尋常的曖昧,蘇青在他萬般哀求下寫出了張愛玲的地址,能讓一個女人甘愿將情敵介紹給自己的男人,足見這個男人的本事。

2月4日,立春前的一天,胡蘭成揣著地址走向了赫德路公寓口192號605室,他的心怦怦地跳著,仿如初戀男生約見自己心儀的女子,“篤篤”地敲了幾下門,正幻想著開門的是照片中那個身著旗袍的女子時,卻吃了無情的閉門羹。臨走時,他留下了小紙條。
張愛玲是什么樣女人 張愛玲胡蘭成愛情悲劇 從張愛玲變成了蕭紅

就是這張紙條,改變了張愛玲的一生。

張愛玲從姑姑手里接過紙條,那康書般的神韻深深吸引著她,“胡蘭成”這三個字更讓她心頭一顫,這個妙筆生花,冠絕天下的男人,自己不是曾和蘇青找過周佛海為獄中的他求過情么。他是一個什么樣的男人?見還是不見?

閱人無數,混過官場的胡蘭成真是深諳女人心。回家后,胡蘭成不敢隨意出門,因為他料定張愛玲第二天會來電。從上午等到了中午,家里的電話一直沒響,他淡淡地抽著煙,不時看看張愛玲的照片和身邊的電話,心輕輕地被抽動,如墻上的鐘擺晃忽不定。直到下午,電話鈴聲終于響了,他得到了張愛玲來訪的消息,用帶有磁性的聲音:“我恭候張小姐大駕光臨!”放下電話,他笑了,心也在笑!

我們現在看的大明星的派頭,張愛玲在民國時也是,身后總會有一群粉絲跟著大叫著“張愛玲”的名字,所以張愛玲就很少出門,為防止粉絲騷擾,她閉門謝客,連弟弟到訪也要提前預約。她為何要屈尊到胡蘭成家?

相關內容

好运快三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