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本避難所圖 日本震毀道路一星期就修好 日本地震最新消息

時間:2016-04-27 15:30:02來源:未知

截至目前,日本地震僅僅死了40幾人,即使是同一地點發生2次震級強烈的地震,這是從未出現過的情況,還有加班加點神速恢復的公路,交通得以恢復,物資才能運進來,更多挨餓的人才能得到撫慰,相信施工人員很能明白這個道理,隨處可見雙手接過遞出,小心翼翼用白毛巾接過被救嬰兒,無不體現對生命由衷的尊重。

我在日本避難所圖
我在日本避難所圖 日本震毀道路一星期就修好 日本地震最新消息

即使是面臨災難,也能體現涵養,讓呈對峙之勢的國家贊揚,也是一種牛氣的事,我在日本避難所的幾天里,經歷了睡硬板紙,也看到了徹夜無眠的祈求親人平安的災民。
無論是自衛隊員遞飯團給災民,還是志愿者送水給災民,就算在災害過后的非常時期,也一定都是雙手遞過,無論對方是普通人,還是災民,亦或是官員,每個人都是同樣被尊重的。這就是災民的尊嚴。
抵達熊本,是從佐賀輾轉過去的,因為熊本機場已經因為地震而關閉。4月16日,凌晨1點25分,熊本發生里氏6.5級地震,按照日本的標準,震度為7。一個不眠之夜后,我們到了熊本,立刻感受到一波一波的余震。準確地說,采訪組的車還沒進入熊本,在福岡一帶,我們就已經體驗了幾次余震。在一個不知名的田園風光的小村莊,當地的防災廣播,正大音量地、一遍又一遍地廣播著:“地震緊急快報,地震即將發生,請注意安全。”
在震中益城町,就是我們在電視畫面上看到的景象:地表巨大的裂縫,寸段的橋梁,倒塌的房屋突兀地橫在馬路中間,寺廟神社只剩下屋檐,散亂在地上的煤氣罐。地震專家說,在日本地震勘測史上,第一次出現同一個地點,接連兩次被震度7襲擊的情形,而震源在波狀變化,這是地震史上的未知領域。截至25日,余震已經超過900次。
然而,這樣大的一次地震,除了益城町遭受了毀滅性打擊,在熊本市,雖有大量房屋倒塌,但受災規模遠遠低于筆者想象。截至4月25日,熊本因地震遇難的人數為36人。這和日本人強烈的防災意識、建筑防震功能密切相關。
我在日本避難所圖 日本震毀道路一星期就修好 日本地震最新消息

做完了午夜最后一次直播連線,余震太多,在不影響災民的前提下,有生第一次體驗了日本的避難所。那是一個小學的體育館,老人很多,人人表情疲憊,但出乎想象,所有人都很安靜,并不嘈雜,偶爾有人小聲交談。
“這兒都是剩下的,你們隨便用”,一位衣服上印著“自主防災俱樂部”的老爺爺——那是地區居民自動組成的志愿者組織,指著地上的硬板紙給我們看。沒費什么功夫,我就用準備好的膠帶粘好了一張硬板紙,是啊,在災區,不用睡在水泥地上,已經算奢侈。
那是4月16日的夜里,震度5以上的余震發生了4次,手機響起緊急地震快報,余震夾雜著建筑物瑟瑟搖晃的響聲,黑暗中有人不停喊:“好可怕,好可怕啊!” 我找到一個門邊空著的風口,鋪下了我的硬板紙,又冷、余震又多,根本睡不著。
避難所里的收音機一直開著,播音員用低沉的聲音不停地更新著災情。一個20幾歲的小伙子,半夜一直直挺挺地坐在窗前,早晨起來,看到他還保持著那個姿勢坐著。一位老奶奶,半夜起來,跪在地上,念念有詞地祈禱,不知是不是遭遇了失去親人的不幸。避難所外面露天的水泥地上,一位年輕的媽媽懷抱著嬰兒,在寒風中無助地走來走去,我看見她瑟瑟發抖,這么冷,但“怕在里面,嬰兒哭鬧會影響到別人”。
我在日本避難所圖 日本震毀道路一星期就修好 日本地震最新消息

半夜,那位自主防災俱樂部的老爺爺走進來,大聲宣布廁所的使用方法——沒有水,每個人要自己提水桶打雨水來沖洗,老爺爺問,都聽明白了嗎?災民們大聲回應,明白了,沒有人有異議。老爺爺看起來也很疲憊,后來才知道,他已經兩天沒睡覺了,“現在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啊”。
避難所廁所的干凈程度讓人震驚。幾只拖鞋,整齊地擺在入口處,雖然要一桶一桶打水來沖洗,但沒有異味,沒有污穢物,人人都按照規定,先自己打水放到水箱里。而水桶里的水,一直都是滿的,不知道是什么好心人,在不停地從游泳池里運過來。
凌晨,我起來準備連線的時候,已經有差不多十幾位當地的老奶奶,同樣身穿“自主防災俱樂部”的制服,在外面準備給災民分發早餐了。“4升米都是我們自己湊的,早晨5點開始,做了200多個飯團。”“市里沒有救援物資來嗎?”“沒有,這時候只能靠我們自己啊。”老奶奶拿了熱飯團,非要塞給我,但我堅決拒絕了,因為媒體人不是災民,是不能拿救援物資的。
雖然現在已有大量的救援物資涌向災區,甚至有些避難所因為食物過期不得不扔掉大量飯團、面包,但實際上,在4月16日、17日,其實很多避難所,都沒有水、沒有食物。
我在日本避難所圖 日本震毀道路一星期就修好 日本地震最新消息

“我們的儲備水已經用掉一半,政府的物資什么時候運到,還根本不知道”——在熊本市五福小學,16日傍晚,校長蓮本恒知,聲音沙啞地對我說。看樣子,他已經很久沒休息了,“但我相信,政府是不會不管災民的”,他又加了一句。同樣也是災民的小學的家長們,自動組成志愿者,正忙著把飯菜發放給災民。“我排隊排了很久,但只拿到了這么一點點食物”,一位婦女失望地說,“但沒辦法,現在情況如此,每個人都得忍受”。
住在避難所的第二晚,我看到老奶奶們在切面包,原來是政府物資到了,不過只有250個面包,完全不夠1000人食用。于是,他們只能把每片面包切成5塊,每人只能分得一塊而已。看到那一幕,就更加痛切地感到,政府呼吁民眾每人要準備3天防災食物,真的很重要。

而規模大的避難所,因為受到媒體關注,情形就好得多,大量物資從全國各地運來。益城町的綜合體育館,容納了至少1500名災民,物資堆成小山,卻沒有足夠的人手分發。到了發放晚餐的時間,有沙拉、意粉、炒面、飯團,種類豐富,近千名災民排隊,隊伍拐了好幾個彎,但沒人吵鬧、喧嘩、插隊,都很安靜。一位坐輪椅的女子,不能去排隊,躲在一旁默默地看著,有個不相識的男子飛奔過來,塞給她一盒三明治,我看見,那女子感動得快哭了。
我在日本避難所圖 日本震毀道路一星期就修好 日本地震最新消息
“雖然睡在這里全身酸痛,但總比露宿街頭好”,一位91歲的老人無奈地說。不遠處,紅十字會的醫療小組,正為災民提供咨詢。一位員工正在仔細地低頭整理災民的病歷,手寫的假名排列,“雖然只是臨時的,但萬一哪位災民,還會第二次來咨詢,有了病歷記載,我們就能提供更好的醫療方案”。
避難所門口,停著兩輛救護車,隨時待命。遠處,是從大分縣開來的藥劑師志愿者的卡車,災民們需要的藥物,他們就在那兒直接給開藥,不需要醫療保險證,只要報上姓名,藥物全部免費。“道路斷了,很多藥送不過來,現在很多藥都不夠用”,藥劑師焦急地說。卡車的門上,貼著詳細的聯絡事項和規則。
我在日本避難所圖 日本震毀道路一星期就修好 日本地震最新消息

在益城町,遇到一組愛知縣的救援隊。他們在一棟倒塌的房子前停下,突然撐開了毛毯,我趕快叫攝影師開機,以為會有生還者,這時候一位警察告訴我:“這里已經搜過了,沒有生存者,用毛毯,是為了清理瓦礫時,不讓灰塵濺到馬路上。”
想起電視里看到的那個畫面,一個8個月大的嬰兒,在14日地震發生6小時后獲救的畫面:搜救人員用毛毯小心翼翼地包住嬰兒,經過幾個人把嬰兒遞出來,這邊接的醫療人員,也是雙手捧著一塊白色的毛巾,更加小心翼翼地雙手接過。在現場,我看到,無論是自衛隊員遞飯團給災民,還是志愿者送水給災民,就算在災害過后的非常時期,也一定都是雙手遞過,無論對方是普通人,還是災民,亦或是官員,每個人都是同樣被尊重的。這就是災民的尊嚴。

相關內容

日本稱校服漲價因中國人愛吃火鍋 女乘客稱乘警下藥讓看黃色視頻

日本稱校服漲價因中國人愛吃火鍋 女乘客稱乘警下藥讓看黃色視頻

日本稱校服漲價因中國人愛吃火鍋 日本人是腦子進水了吧,小編也很喜歡吃火鍋呀,話說我們天朝吃的羊肉都是

好运快三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