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家鑫死前最后一句話 藥家鑫死刑現場照片 藥家鑫死后父母近況

時間:2015-12-25 09:45:38來源:未知

據說藥家鑫被注射“安樂死”前的最后一句話是:“叔叔,再讓我看看這藍天好嗎?”這短短的十幾個字,我們卻能聽出他對這個世界的留戀和對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的悔意。然而,這一切都已經太遲,等待他的就是法律最公正的審判和執行。他去世后父母的近況又如何?小編帶你一起去了解。

藥家鑫案件回顧

2010年10月20日晚10時40分許,西安長安區大學城翰林路,騎電動車下班回家的張妙,被一輛雪弗蘭轎車從身后突然撞倒。旋即,連中八刀身亡。3后天命案告破。行兇者藥家鑫在父母陪同下投案。這位21歲的西安音樂學院鋼琴系大三學生給出的殺人理由,竟然是交通肇事后,覺得農民難纏,怕張妙看到車牌號碼找自己和家人麻煩,遂殺人滅口。

2011年3月23日,這起案件在西安中院公開開庭審理。數百人旁聽,數十家媒體報道。面對鏡頭,藥家鑫再次當庭陳述了這個令人匪夷所思的殺人動機和令人發指的殺人經過。一時間,輿論嘩然。撞車殺人者藥家鑫聞名全國。網絡上,各種關于藥家鑫的評論,謾罵,指責,包括謠言甚囂塵上,眾說紛紜。圍繞法院該不該判處藥家鑫死刑亦是群情激昂,爭罵聲一片。

淹沒于唾沫橫飛之中的藥家鑫,其真實的身影變得模糊不清。一個外表柔弱,秀氣的21歲大學生,一個音樂學院鋼琴系的高材生,何以會做出如此瘋狂,不可思議,滅絕人性的舉動?根據藥家鑫在法庭供述的犯罪經過,記者進行了調查核實,卻發現多出疑點。藥家鑫所說究竟是否屬實?其對法庭的供述是否就是這起殺人案的真相?

藥家鑫死前最后一句話 藥家鑫死刑現場照片 藥家鑫死后父母近況

藥家鑫死前最后一句話 藥家鑫死刑現場照片 藥家鑫死后父母近況

藥家鑫家庭背景父母近況

灰蒙的街道,低矮蔭蔽的行道樹,陳舊的公交站臺。街兩旁是成片建于80、90年代的住宅區,學校、醫院環繞其間,歲月的侵蝕在紅磚白墻上都已刻下了斑駁印跡。這里是西安華山機械廠的家屬區。像中國許多國有企業一樣,作為西安最老的大型軍工企業,數萬人在這里出生、成長、工作、老去。藥家鑫也出生于此。考上大學以前,大多數時間里,藥家鑫的人生也局限于這一平方公里的區域范圍內。

藥家位于華山家屬院20街坊一幢建于1990年的7層小樓的頂層。當年,這是華山機械廠為駐廠軍代表專門修建的樓房。但由于是集資修建,住者只有部分產權。軍代表其實與所駐軍工企業沒有工作和經濟關系,其統一受西安軍事代表局派駐和管理,職務類似于產品質量驗收員,代表軍方驗收企業生產的軍工產品。

1萬多名員工的華山機械廠,軍代表有數十人。包括海陸空三軍。藥家鑫父親藥慶衛隸屬陸軍,駐廠軍代表人數最多,一度有20多名。藥父只是其中普通的一個。

藥慶衛出身山西晉中農村,后來當兵提干讀了軍校,才改變命運來到城市。結婚,生子。作為藥家獨子,藥慶衛給兒子起名藥家鑫,視若珍寶,寄望其將來能光宗耀祖,貴不可言。而藥家鑫從小也在音樂上表現出了一定的天賦。據其接受媒體采訪時自述,他上幼兒園時學電子琴,因為彈得不錯,得到了老師鼓勵。

于是便回家向父母嚷嚷著買電子琴。彼時家里經濟并不寬裕,最后是藥家鑫在西安某研究所任高級工程師的外公,出差日本時給外孫帶回了一架電子琴。再之后藥家鑫開始學習鋼琴,也是這位外公花了9000元為他買的第一架鋼琴。

藥家鑫死前最后一句話 藥家鑫死刑現場照片 藥家鑫死后父母近況
藥家鑫死前最后一句話 藥家鑫死刑現場照片 藥家鑫死后父母近況

藥家鑫父母也將對兒子的全部期望灌注其間。上世紀90年代初,藥的父母不惜花120元一節課的價格,為藥家鑫請專門的老師點對點授課。彈琴從此成為藥家鑫童年最主要,也最痛苦的記憶。案發后,他在接受媒體采訪,甚至庭審時,都多次提及這段學琴的不堪經歷。“我從四歲開始學鋼琴,之后成長中的生活模子,都是父母為我設計好了的。學校、家庭、家教地點,中間由車輛連成三點一線的單調生活。”

“因為記不住譜子或彈琴的手勢、姿勢不正確,不知道挨了多少打。媽媽甚至拿皮帶抽我。為了不讓我以學習壓力作業多為借口,就回到家先彈琴,彈完琴才能寫作業,我害怕作業寫不完,小學課間除了上廁所,都不會離開座位,一直趕著寫家庭作業。”

“考西安音樂學院時,我專業課是片區第一,文化課也超出了分數線。當我拿到入學通知書時,沒有太多的興奮,只想大哭一場。”藥家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軍人出身的父親對他的要求極為嚴厲,凡事都要做到超過別人甚至盡善盡美,不允許出錯。初中時,由于文化課成績不太好,藥慶衛甚至專門買了數理化的復習資料,守在家里親自輔導兒子。

藥家鑫死前最后一句話 藥家鑫死刑現場照片 藥家鑫死后父母近況
藥家鑫死前最后一句話 藥家鑫死刑現場照片 藥家鑫死后父母近況

藥家鑫還多次提到,有一段時間,因為學習不好,他被父親關在地下室里,除了吃飯能上樓,其余時間都獨自在地下室呆著。在鄰居的幫助下,記者順著樓梯,摸黑進入了位于這幢住宅樓地下一層的地下室。這是一個完全幽閉的空間。用墻和門隔成了數個獨立的儲藏室,每個住戶各有一個,用來儲放雜物。儲藏室的面積只有不到10個平方。狹長的空間里堆滿了雜物,沒有窗戶,只掛著一盞燈。當燈熄滅,四面漆黑,寂然無聲。

據鄰居張定亮回憶,他到地下室取東西時,曾看見對面藥家儲藏室的門鎖著,里面亮著燈,卻不知道有人。藥家鑫曾跟宇清講起過自己被獨自關在地下室的經歷,他說自己當時“特別害怕”,恐懼和孤獨包圍之下,藥家鑫曾多次想過自殺,卻始終沒有勇氣。

相關內容

周夢晗賣的什么毒面膜最后怎么處置了 周夢晗逃到哪里了抓到了嗎

周夢晗賣的什么毒面膜最后怎么處置了 周夢晗逃到哪里了抓到了嗎

“微商”一詞可能對于現在的年輕人來說不是什么新鮮事兒了,撇去全職做微商的不說,很多上班族也在發展著自

好运快三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