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寶山案件紀實 悍匪白寶山殺了多少人 白寶山執行死刑現場照片

時間:2016-01-14 14:36:53來源:未知

如果提到“白寶山事件”,絕大部分90后和00后生人肯定是很陌生的,但這一案件在當時的中國引起了極大的轟動,犯罪嫌疑人白寶山作案手段之殘忍為新中國成立來所極罕見。到底被稱為“悍匪”的白寶山先后一共殺害了多少人?他的作案武器又是怎樣來的呢?就讓小編帶你一起將時間追溯到那一年的暗黑時光里......

 




白寶山案件,是指在1996年3月至1997年8月短短一年多的時間里,剛因盜竊、搶劫罪出獄后不久的白寶山在北京、河北、新疆等地襲擊軍警,先后搶劫槍支3支,包括當時解放軍最先進的制式武器81式自動步槍。打死無辜群眾15人,搶劫人民幣140多萬元。

1997年9月,白寶山在北京家中落網;1998年“五·一”前夕,白寶山在新疆被執行槍決。此案被公安部列為1996年1號案件、1997年中國十大案件之首;被國際刑警組織列為1997世界第三要案;此案轟動了北京,轟動了警界、軍界,震動了國務院、中南海,影響遠達海外。
也許在許多人的記憶中,白寶山還是那個電視劇《中國刑偵一號案》中的白寶山,但那畢竟是被文學藝術打造出來的甚至是被無意間刻畫成了一個有情有意的罪犯,實際上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呢?他被抓捕后又是怎樣的呢?

白寶山是重大連續殺人案犯人,是一個在中國刑偵史上有坐標地位的殺人犯,他雖只上過三年學,但犯罪智商極高,具有高超的反偵查手段與射擊技術。黑、瘦、高、油腔滑調,這是白寶山留給人的第一印象。在白寶山手中的15條人命,就有12條是新疆的,他欠烏魯木齊這個城市太多。在偵破案件過程中,新疆警方起著決定性作用,所以,經有關上級決定,白寶山要到新疆來接受審判。但當主審官告訴白寶山將被押解到新疆的時候,他怔了一下,猶豫了片刻說:“何必呢,在這里了結就得了唄。”可以看得出來,他不愿意到新疆受審,因為他心里明白,他欠新疆人的債太多,他無法面對新疆人。

25歲判處四年有期徒刑

1983年全國第一次嚴打,25歲的白寶山因為盜竊罪被石景山法院判處四年有期徒刑,同年被送往北京市第一監獄服刑。兩年后在監號里每天屈指細算還有多少天便可刑滿出獄的白寶山,突然被告之,他的案子要重新審理,因為1983年與他同案的一個獄友,檢舉與白寶山曾經有過攔路搶劫的合謀。揭發他的人立功受獎,很快便獲準減刑,而他卻又被加刑10年,漫長的刑期使他心灰意冷。新婚妻子帶著一對雙胞胎女兒,離他而去。那些日子,他常常對著高高的獄墻暗自流淚,待他感到一切于事無補之后,他開始怨恨,怨恨獄友的無義,怨恨妻子的無情,怨恨法庭對他的不公。

白寶山案件紀實 悍匪白寶山殺了多少人 白寶山執行死刑現場照片

被注銷北京戶口

1991年白寶山被注銷北京戶口,押送新疆勞改農場繼續服刑。在茫茫戈壁灘,白寶山由怨變恨地任自己的思緒向惡性發展。他開始想著將來出獄后,如何報復社會,討回獄中失去的青春。為了將來順利實旋自己的報復計劃,他開始著手準備了。他在后來的交代中這樣說:“我那時想,將來出獄了,歲數也不小了,去行兇殺人甩石頭、木棒肯定不成,就想到用槍報復。”

1993年白寶山單獨在遠離農場的地方放牛。有一天一群迷路的羊跑到農場來,他把羊圈起來。后來當地的牧民找上門來索要,他曾聽說這些牧民手里都有子彈,便提出拿子彈贖回,就這樣一百二十多發子彈便到手了。他把子彈擦拭干凈包好,藏在牛棚頂棚上。后來,他又先后向農場留場就業的勞改犯要了一百多發步槍、手槍子彈私藏起來。有了子彈,白寶山又考慮好以后出獄時去摸哨弄槍。他想到這將是你死我活的較量,必須心狠手毒。可他以往最值得自豪的壯舉,也就是用板磚把別人打得頭破血流。

怎樣能讓自己在將來的復仇行動中坦然面對猙獰的死神呢?他想到殺人練膽。為此他猶豫了很長時間,也尋覓著他要獵殺的對象,終于,有一個令他憎惡之極的勞改犯成為他罪惡陰謀的第一個犧牲品。這個叫李保玉的勞改犯,長得五大三粗,仗著自己有些蠻力,常常欺負白寶山,他們玩麻將,讓白寶山去干活,稍不順心便是一頓臭揍。那天李保玉放的牛跑到地里把莊稼啃了,受到隊里懲罰,回來后拿白寶山出氣,讓他買煙,還連爹帶娘地罵遍了,白寶山沒言語,晚上悄悄地在牛圈里挖了個坑,他把李保玉騙來喝酒,乘其不備,用事前備好的鐵榔頭照他后腦勺狠命一擊,而后把他埋在坑里。沒過兩天,另一個常找他借錢從來不還,時時打他罵他的勞改犯付志軍也被白寶山用同樣的方式結果了性命。后來,因為在白寶山住的牛棚里發現血跡,他被審查了三個多月,最后因沒有確鑿證據,又把他放了。

連殺兩個他所恨的人,他的感覺似乎很好,沒有猶疑,沒有退縮,甚至出手那致命的一擊,他的手都沒有絲毫的顫抖。他相信自己將是一個心黑手辣的殺手。為了早日實現自己罪惡的計劃,他開始假裝積極,玩命地干活,讓每一個接觸他的管教人員都覺得他是一個悔過自新的典范。他盼望的一天到了,他被獲準提前一年釋放。1996年3月7日,他揣著釋放證,踏上回京的列車。

震驚國人的8·19慘案

1997年2月21日,白寶山帶著謝宗芬走進北京火車站。他把自動步槍掛在肩上,外面套上厚厚的羽絨服。上了火車他把槍藏在上鋪床上邊,用羽絨服蓋著,自己一直躺在上邊。到了新疆,他找到當年和自己一起服過刑的獄友吳子明,吳子明曾因盜竊罪被判刑6年,刑滿釋放后留在農場當警衛。白寶山跟他說起搶劫弄錢的事,吳子明挺痛快地就答應了,兩人當年在勞改農場有約,將來出去一塊干。吳子明找了間房子安排白寶山和謝宗芬住下。之后,他們一起商量再弄一支短槍,搶劫時互相照應。

1997年7月5日,他們乘長途汽車到石河子農場141團。他們用撬棍撬開一個倉庫,正當他兩要進去尋找槍支時,從倉庫一角竄出兩條警犬朝他兩狂叫,白寶山抬槍結果了它們的性命,他們沒有找到槍支,不敢久待,沮喪而去。吳子明想起149團一個姓江的警長有支“54”式手槍,那是他弟弟在賣羊肉串的攤位上親眼看到的。兩人商量好搶一輛摩托車,開車去弄他的這支槍。8月7日上午,兩人來到星湖農場147團附近的公路邊,伺機搶劫摩托車。

等到下午3點多種,才見有個騎摩托車的小伙子過來。吳子明站在路中央揮手攔下車,白寶山上前二話不說朝小伙子胸部連開兩槍當場把他打死。兩人在路邊挖了個坑草草將尸體埋掉,騎上搶來的摩托車直奔149團駐地。當夜9點鐘,兩人驅車到達目的地。他們在門口不遠處潛伏觀察。11點多鐘,江警長和一名治安員回到屋里。他們耐心等到12點多,白寶山提槍踹門而入,朝正躺在床上看電視的江警長連開兩槍,回身又朝另一個躺在床上熟睡被驚醒的治安員開槍,兩人當場罹難。白寶山從枕頭下翻出“54”式手槍一支連同槍套、11發子彈一并劫走。

相關內容

好运快三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