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辱母殺人案中警察失職了嗎?辱母殺人案孫銀霞為什么借高利貸

時間:2017-03-27 10:25:07來源:未知

可能近幾日大家都被“山東辱母殺人案”給刷爆了朋友圈,女企業家蘇銀霞因為借高利貸逾期未還而遭到討債者的侮辱,其兒子于歡失手將其中一個討債者捅死的案件令人震驚,而案件的細節曝光之后,不少人更是質疑當地警察在此案件中是否存在失職現象,而堂堂一個正規的企業家為什么不走正規渠道的貸款要去借高利貸呢?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山東辱母殺人案中警察失職了嗎以及辱母殺人案孫銀霞為什么借高利貸?

從昨天開始,大家的朋友圈一定都被一則“辱母殺人案”的新聞刷屏了!據南方周末的報道,女企業家蘇銀霞曾向地產公司老板吳學占借款135萬,月息10%。她在支付本息184萬元和一套價值70萬元的房產后,仍無法還清欠款。在11名催債人長達一小時的凌辱之后,催款人杜志浩脫下褲子,當著蘇銀霞兒子于歡的面,用極端手段污辱蘇銀霞。

情急之中,22歲的于歡摸出一把水果刀亂刺,致4人受傷。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駕車就醫,因失血過多休克死亡。2017年2月17日,山東省聊城市中級法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于歡無期徒刑。

去年4月,22歲的于歡在母親蘇銀霞和自己受到11名催債人圍攻侮辱后,情急之下用水果刀刺傷了4人,導致1人死亡、2人重傷、1人輕傷。今年2月17日,山東省聊城市中級法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于歡無期徒刑。這一判決在原本寧靜的周末被刷屏了。
  
從“群情激奮”回到事件“原點”,種下禍根的無疑是高利貸,或者說年息超過36%的民間借貸。作為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下稱“源大工貿”)的法定代表人,蘇銀霞分別于2014年7月、2015年11月向地產公司老板吳學占借款100萬元和35萬元,雙方口頭約定月息10%。換句話說,這兩筆借款的年息高達120%,遠超法規劃定的民間借貸“紅線”。

山東辱母殺人案中警察失職了嗎?辱母殺人案孫銀霞為什么借高利貸
熟悉山東聊城地下金融情況的相關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年息超過100%,這種情況并不罕見。借高利貸,關鍵看你急不急用錢。一般情況下,月息二分(年息24%。下同),或者三分是經常的情況。”第一財經記者還了解到,放貸者有一部分資金是從社會上吸收的,這些資金的利率大致是一分左右,也就是年息12%。

根據多家媒體報道,“辱母傷人案”發生近4個月后,放貸方吳學占因涉黑被聊城警方控制。而案件中失血性休克死亡的杜志浩則是吳學占涉黑組織成員之一,被刺前涉嫌曾駕車撞死一名14歲女學生并逃逸。
 
“幾乎所有的高利貸都涉黑,不涉黑怎么收回錢。經常會發生命案,但這次鬧得動靜特別大。” 山東聊城一位法律工作者26日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高利貸這種東西,監管起來很難。往往是出了大事,抓了幾個人,就會平息一段時間。但過去之后,還會再有人出來,再做這個事兒。”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放高利貸的資金來源有兩方面,一是自有資金;二是從社會上吸收的資金,這部分資金的利率大致是年息12%。“辱母傷人案”一審判決書顯示,蘇銀霞承認“我們廠子因為倒貸款于2014年7月份從吳學占那里借了100萬,口頭約定是百分之十的月息,后來我們陸續的還給他152.5萬元”。換句話說,蘇銀霞的借款年息超過了100%。“這種情況并不罕見。”上述熟悉山東聊城地下金融情況的相關人士表示。

山東辱母殺人案中警察失職了嗎?辱母殺人案孫銀霞為什么借高利貸
顯然,高利貸就是一個很難填上的坑。上述聊城法律工作者給第一財經記者講了這樣一個故事:一位剛到事業單位上班的年輕人,經不住同事友情抵擋,為同事借的3萬元高利貸提供了擔保,由于同事所借高利貸太多,無力償還,跑路了。他被迫又借高利貸為他同事償還借款本金與利息5萬多元,為了償還他自已借的高利貸,他不得不再借高利貸償還,過上拆東墻補西墻的日子。高利貸利滾利,不到三年,他外欠80多萬元,可他本人一分未花。外欠的泡沫越來越大,終于借不到錢了,追債人也逼的急,他不得不將此事告訴父母。父母都是一般職工,僅有一處樓房,就是將樓房賣了,也還不上高利貸,全家人抱頭痛哭,沒有辦法,他只有放棄工作,選擇跑路。問題在于融資渠道有限。大銀行不給你貸,即使農村信用社(現在普遍改制為了農商行),12%的利息你也貸不出來。
  
除了向吳學占借高利貸外,蘇銀霞及其名下的源大工貿還涉及三起債務糾紛。這些糾紛表明,蘇銀霞及其企業不僅已經進入到了“拆東墻補西墻”的程度,更揭示了蘇銀霞為何會沾染高利貸的原因。

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第一起債務糾紛為2013年5月16日,仲利國際租賃有限公司(簡稱仲利國際)與源大工貿簽訂了租賃合同,承租一臺數控銑床、一臺主軸和一臺摩擦壓力機,租賃期間為2013年5月20日至2016年5月20日,租賃物成本85萬元。源大工貿僅支付了1~23期租金52.3萬元,另有20.97萬元租金未支付。
 
第二起債務糾紛則是一筆銀行借款。2016年1月22日,源大工貿向浦發銀行聊城分行借款788.8萬元。雙方簽訂了借款合同,合同主要約定年利率5.7%,按月結息,每月20日為結息日,逾期罰息利率按計收罰息日適用的貸款利率加收50%;借款期限自2016年1月22日至2016年7月22日等。該筆借款由蘇銀霞夫婦及冠縣柳林軸承公司做擔保。銀行方按約發放貸款后,源大工貿未按合同約定履行義務,截止2016年9月2日,源大工貿欠浦發銀行借款本金788.8萬元、利息19.45萬元,本息合計808.25元。

山東辱母殺人案中警察失職了嗎?辱母殺人案孫銀霞為什么借高利貸
第三起發生于2016年10月28日,聊城潤昌農商行將源大工貿及另外兩家公司訴至冠縣法院,請求法院凍結這三家公司價值570萬元的存款或財產。該案的案由同為“借款合同糾紛”,源大工貿為第一被申請人。
  
上述三起案件中,前兩起已判決,蘇銀霞及其源大工貿均敗訴,被判還款。而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顯示,蘇銀霞已被三次列入這一“黑名單”。其中的兩次系不能履行與仲利國際的案件判決引發,立案時間為2016年10月。另一起的立案時間為今年2月27日,所涉及的案件為,蘇銀霞及其源大工貿拖欠河北唐山借款人王華君100萬元的借貸案件,蘇銀霞亦敗訴,判決已生效。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資深民商事律師許紅亮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根據最高法出臺的《關于公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的若干規定》要求,進入失信執行人名單的當事人,銀行不得向其發放貸款。蘇銀霞被列入了這個名單,因此肯定不能獲得銀行貸款。失信“黑名單”向全社會公開,一般性質的民間借貸向外借款時,也會參考該名單,一旦進入這個名單,向一般性的民間借貸去借款,也很難獲得成功。因此,蘇銀霞陷入了既不能向銀行貸款來償還其他債務,一般性的民間借貸也幾乎對她關閉了大門,為了償還債務,她只能轉向吳學占的高利貸。

于歡的二審刑事辯護律師、河北十力律師事務所律師殷清利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是做無罪辯護還是罪輕辯護尚未確定。殷清利表示,當時(剛接手時)初步認為,進行罪輕的辯護是比較“實惠”的,但隨著對案件的深入了解,情況可能會發生變化。他近日將到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閱卷,以便進一步在有罪無罪、罪輕罪重等方面進行確定。

山東辱母殺人案中警察失職了嗎?辱母殺人案孫銀霞為什么借高利貸

相關內容

聊城辱母案杜志浩究竟怎么死的?杜志浩家境如何父母妻子孩子近況

聊城辱母案杜志浩究竟怎么死的?杜志浩家境如何父母妻子孩子近況

相信近些天是山東聊城的于歡辱母殺人案的開庭審理牽動著很多人的心,而被于歡用匕首捅傷流血過多致死的杜志

山東臨沂莒南殺人案件,莒南大葛集子殺夫案件,莒南白家嶺新聞案件

山東臨沂莒南殺人案件,莒南大葛集子殺夫案件,莒南白家嶺新聞案件

1月15日,經過近三年的連續奮戰,山東省莒南縣警方成功抓獲2012.7.25搶劫強奸殺人案逃犯高某某。 2012年7月

 中國特大少女殺人案,特大殺人案偵破紀實視頻,特大殺人案紀實

中國特大少女殺人案,特大殺人案偵破紀實視頻,特大殺人案紀實

中國特大殺人案視頻 中國特大少女殺人案 這是轟動蘇魯豫皖四省的一起大案。歹徒憑著特有的反偵查伎倆,綁架

好运快三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