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鰲太幸存者和學英自述生死瞬間驚心動魄,和學英老公怎么死的

時間:2017-05-16 09:31:51來源:未知

相信十多天前發生在秦嶺穿越鰲太線的驢友失蹤事件大家一定都還有印象,而回首那段不堪的旅程,可能最終的幸存者是最有發言權的,而這其中唯一一個健康走下山的女性-----和學英,近日首次回顧了這段驚心動魄的旅程,而她的丈夫遠沒有她那么幸運,在此次事故中遇難。快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穿越鰲太幸存者和學英自述生死瞬間驚心動魄以及和學英老公怎么死的?

鰲太路線自2002年發布以來,迅速成為眾多驢友心中的神往之地。“絕大部分行走在無人區”、“一日四季”、“路況復雜”等危險因素非但沒有削減戶外愛好者們的熱情,某種程度上更催生了每年數以百計的驢友走上這條“中華龍脊”。

但與此同時,這條路線上的遇難事故也屢見不鮮。2017年5月,3名驢友在此遇難。媒體對山難事故的報道大多模糊,遇難者永遠沉默,躲過死神的幸存者則通常閉口不談。在一個又一個的死亡數字背后,沒有人知道危險究竟如何發生。

穿越鰲太幸存者和學英自述生死瞬間驚心動魄,和學英老公怎么死的

5月6日下午, 位于陜西省寶雞市眉縣的太白山景區門口人頭攢動。除了進出景區的游客,這里多了幾架攝像設備,和來自全國各地的記者。眾人身后,是秦嶺山脈的最高峰太白山。眼前的山腳碧綠蔥翠,此后延綿的山脈直聳入云,直達海拔3767米的最高處。

兩天前,新聞爆出“40余名驢友穿越鰲太線失聯”,當地消防部門和多個民間組織派出支援力量上山救援。截止6日下午,已有多支驢友隊伍在救援隊的護送下安全下山。

此刻,媒體們正等待著一支關鍵隊伍——它是目前已發現遺體的兩名男性登山者的歸屬隊伍。出發時5男3女,均來自云南,其中一名女性此時仍處失聯狀態。這支隊伍也在事后被證實為:今年五一期間被困秦嶺的登山團隊中,唯一一支有人員死亡的隊伍。

人群中一片騷動。不遠處從山上走來4個身著登山服的男女,他們表情嚴肅、神態疲憊,每個人都面色發青,掛著一張帶有不同程度凍傷的臉頰,嘴唇干裂——在經歷被困近60個小時后,這支折損3名同伴的隊伍終于安全下山,另一名同伴因嚴重凍傷,已于前一天下午先行下山轉醫。

和學英走在最前面,她身高一米五三,是云南團隊中最嬌小的,也是這支隊伍中唯一一個健康走下山的女性。這個44歲的納西族女人有一頭灰綠色長發,兩側馬尾辮直達腰際。她的丈夫在此次登山時遇難。

穿越鰲太幸存者和學英自述生死瞬間驚心動魄,和學英老公怎么死的

剛下山,親屬攙扶和學英(左三)走向出租車。

一眾問詢者將和學英圍住。她一直克制著情緒,用略帶沙啞的聲音回答眾人的問題。很快,她鉆進親戚租來的車里,絕塵而去。兒子在車上依偎著她,一路無語。

踏進酒店房間的那一剎,和學英撲倒在床上,痛哭失聲。

1

一切始于一場計劃了長達半年的遠行。

4月28日下午,從昆明出發的和學英與丈夫木文勝抵達位于陜西太白山北坡,海拔1640米的塘口村農家。在這里等待與他們匯合的,還有同樣來自云南的6名戶外愛好者。他們通過網絡相約在此,計劃從這里出發,開始為期6天的“鰲太穿越”——所謂鰲太,指的是秦嶺山脈中次高與最高的山峰:鰲山與太白山。

被視作“戶外十大終極線路”之一的“鰲太穿越”以其艱險聞名:穿越者需在海拔3400米以上的秦嶺主峰上連續翻越17座山峰,穿越全程達150公里以上,外加氣候多變、長時間涉足無人區無法得到供給等因素,被驢友譽為“死亡線路”。

穿越鰲太幸存者和學英自述生死瞬間驚心動魄,和學英老公怎么死的

從鰲太路線地形圖來看,路線就像一條龍脊,地勢險要。

擁有15年戶外經驗的和學英夫婦曾一度被視為這支隊伍的信心與保障:2012年,和學英與丈夫木文勝在當地向導的幫助下,曾攀登珠峰(未登頂)。2015年,夫婦二人再次遠赴“高山之國”尼泊爾攀登當地多座著名山峰。此外,和學英與丈夫為“鰲太之行”做了半年的功課:他們上網搜索各種攻略,并仔細研究了秦嶺地勢。出發前,夫婦二人準備了加起來超過100斤重的裝備,且都是購于專業渠道。

“團隊里有攀過珠峰的人帶隊,大家都是很放心的。”俞寧(化名)在接受采訪時這樣回憶,他是云南隊的一份子,曾是一名媒體工作者,有8年戶外經驗。

但包括和學英夫婦在內的所有人都忽視了一點——相比商業化已經相當成熟的珠峰,鰲太路線尚未經商業開發,多處無人區不僅無法得到供給,甚至沒有安全標識,完全是一條“野路子”。“鰲太路線最大的風險在于氣候,每年4月至5月,9月至10月,西太白山氣流極不穩定。一旦遇到雨雪天氣,錯誤的攀登方式可能會帶來致命風險。”曾參與鰲太路線制定的中國登山協會陜西省分會秘書長陳錚,在接受采訪時這樣表示。

2002年,陳錚帶領一支50人的專業科考隊伍行走太白山進行調研。那一次,他與同伴遭遇了10年以來最大的7級風速。驚惶間,隊員們迅速掏出繩索兩兩綁住,最終,團隊悉數安全下山。同年10月,陜西登頂珠峰第一人侯生福在陳錚的帶領下,完成了鰲太穿越。陳錚至今記得侯生福當時的感嘆:“比登珠峰還難。”

當年歲末,國內第一本戶外雜志《戶外探險》經陳錚授權,公布了“鰲太穿越”的路線,自此,絡繹不絕的驢友向著傳說中的“死亡路線”進發,連年不斷地產生“鰲太穿越者遇難”的新聞。

47歲的昆明戶外發燒友楊利萍是此次云南隊伍中資歷最淺的一位,她擁有3年的戶外行走經驗,并無雪地穿越經驗。出發前,她并未向家人過多地介紹此行的路線與兇險。她甚至沒有準備足夠專業的裝備——她的絕大多數裝備來自網購,所用的睡袋花900元買來,隨身攜帶的補給僅為6個蘋果、餅干、泡面及一些小零食。這意味著,一旦遇到突發情況,楊立平儲備的補給并不足以支撐全程。

“再多我背不動。”臨出發時,楊利平對丈夫李燕昆說。

在塘口村享用完一頓豐盛的農家宴后,楊利平在晚10:35分給丈夫發了一條報平安的短信:“我已住在山腳下了,準備睡覺,明天上山。”

2

“直到出事前,大家心情都很好。”俞寧下山后回憶。

4月29日一早,隊伍自塘口出發。一路天氣晴好,自然景觀豐富。在上至3000米海拔前,沿路遍是及膝的灌木叢與參天的雪松。景色并未到最美的時節,再有一個月,嫣紅的高山杜鵑就會盛開。

途中,云南隊偶遇了一名來自上海的張姓男子,和3名來自山西的驢友。由于方向一致,他們便與云南隊一路同行。

行程到第3天時,一行人已經攀至太白山主梁。過了地標蕎麥梁,開始進入無人區,這也是鰲太路線的攻堅階段。這里是秦嶺的“脊骨”,天氣晴好時,群山在薄霧中若隱若現,呈潑墨的層次感。大家一路談笑風生,有時還唱起歌謠,每到一處稍顯特別的景致,就要駐足合影留念。

但很快,秦嶺的最高山脈露出了兇險的另一面。

5月2日清晨,天色陰沉,不久后開始降雨,沒有人提議停下來整頓。“當時雨并不大,我們認為這樣的天氣是常見的,不妨礙行走。”俞寧回憶。路途中,偶有冰雹,山上風速漸大,雨水在風力的裹挾下,從各個角度劈頭蓋臉地砸來,所有人的沖鋒衣全部濕透。路途中,眾人經過“飛機梁”,頂處有一座刻有“鰲山太白遇難山友紀念”字樣的石頭墳墓。那是2013年一男一女兩名在此失溫死去的驢友的衣冠墳。沒有人為此停留。

穿越鰲太幸存者和學英自述生死瞬間驚心動魄,和學英老公怎么死的

相關內容

秦嶺鰲太穿越失蹤驢友照片遺體搜救圖,鰲太死難實錄最新穿越事故

秦嶺鰲太穿越失蹤驢友照片遺體搜救圖,鰲太死難實錄最新穿越事故

近日,數十名驢友結伴穿越秦嶺鰲太因為遇到暴風雪而導致失聯的事件牽動著很多國人的心,而最新消息顯示,一

秦嶺鰲太穿越什么時間合適路線攻略圖 鰲太死亡之路穿越遇難匯總

秦嶺鰲太穿越什么時間合適路線攻略圖 鰲太死亡之路穿越遇難匯總

近日,秦嶺鰲太穿越探險的這條“死亡之路”,又因為驢友的失聯和遇難重新回到人們的視線里。而究竟為什么這

好运快三基本走势图